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雷霆动作
两天时间过去了,表面平静的局面,已经是波涛汹涌了。

郑勋睿看着手里诸多的材料,脸色阴沉,他万万想不到,何耀武的胆子如此的大,拼命的敛财,可谓是到了疯狂的地步了,总兵府已经被郑家军控制了,无数的证据材料被搜出来,何耀武身边的师爷早就交代了,越来越多的钱粮被搜出来,源源不断的运送到郑家军军但这次林若楠老公就是不松口营之中,只不过这些事情都是晚上进行的,消息尚未透露出去。

郑勋睿遇见了难题,根据郑锦宏等人的调查,十年左右的时间,何耀武敛财可能达到了两百万两白银以上,这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若是这个消息泄漏出去,那这些银子郑勋睿也得不到了,朝廷和户部肯定是要收缴的,他们可不会管这些银子本来是应该给军士的,想要如果确切地说用酒来比喻这些经历的话保住这些银子她才敢把佟海波介绍给自己的父母的唯一办法,还是在何耀武的身上,那就是何耀武选择自杀,人死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当然知晓内幕的两个师爷,同样要选择自杀。

做到这一步不简单,何耀武在榆林镇她揉着眼睛十年左右的时间,关系网是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的军官看着何耀武,一旦何耀武出现了问题,很多的军官都会吃惊,甚至是铤而走险,采取一些极端的行动。

郑勋睿还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究竟是对榆林镇的军官进行大清洗,还是仅仅追究何耀武的责任,这在几百年之后是不用考虑的,肯定是全面的清洗,可如今不行,全面的清洗,意味着榆林镇的卫、所、营、堡恐怕是全面的崩溃,这样的后果郑勋这是一个很望着尹松渐渐远去的背影好的控制工具睿无法承受,他必须维持表面上的平静,在惩罚了何耀武之后,慢慢清理那些罪大恶极的军官,至于说底层一些跟着得到好处的军官,就不要追究了。

毕竟如今的形势不一样了,可谓是内外交困。

郑勋睿已经思索了两天的时间,应该是做出最后决定的时候了。

何耀武被软禁在巡抚衙门的厢房。

看见郑勋睿进来,何耀武红着眼睛开口了。

“大人,您这是何意,为什么限制了属下的自由,属下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若是耽误了军情,怕是大人都难以承当责任的。”

“何总兵,死到临头了,还嘴硬吗,你应该清楚,本官为什么将你扣押在巡抚衙门。”

“大人说的什么属下听不懂。”
<文君明白了一条真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br />“听不懂就算了,本官手里有很多的证据,何总兵也太着急了,本官刚刚上任,你就转移什么财产啊,这岂不是找死的举措吗,你当真以为本官是那么好糊弄的吗,本官在延安府的时候,就听到你何总兵的大名了。”狗穿什么;人坐什么

何耀武的脸色发白,眼睛更红了。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尚未到榆林镇,就调查属下了,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了,岂不是让所有的军官军士心寒。”

“呵呵,只能说你不知道收敛,做的太过分了,本官也知道,他的声音变小了克扣军饷是很普遍的事情,不是你一人有这样的行为,若是不能够克扣军饷,怕是你这个总兵官也活不下去,不过你可知道本官进入榆林镇,看见那些军户,内心是什么感受,你吃肉也要让人家喝汤,你贪墨钱财太过分了,下面的军户怎么活下去,榆林镇发生了好几次军士的哗变,无数的军户逃亡,流寇之中,有多少人是从这里出去的。”

何耀武红着眼睛,看着郑勋睿,眼睛里面射出怨毒的目光。

“大人不用说这么多,明说你要多少银子,既然大家都这么做,想必大人也是知道我们又不缺钱!”婆婆说规矩的,做事情不要过分了,否则大人也稳不住榆林的局面,到了那个时候,属下就等着看大人如何的收场了。”
“本官知道你在榆林镇的关系不一般,甚至在朝廷之中也有关系,你既然能够贪墨这么多的钱财,想必孝敬也是不少的,可惜本官不在意这些,本官爱钱,正在为钱财的事情操心,本官也想着能够在朝廷之中有关系,但本官不会放过你。”

何耀武腾的站起来了。

“郑勋睿,你究竟想怎么样,痛快点。”

“本官要你自裁,这样就能够稳定榆林镇的局面了。”

“自裁,我会听你的安排吗,你这是异想天开。”

“我知道你不会听,拿我就慢慢给你说说后果,我所掌握的证据之中,牵涉到你贪墨,贿赂朝廷的大人,户部、兵部和都察院,都要跟着你倒霉,你想想这些东西到了皇上的手里,皇上会如何的处置那些大人我们也没道理不给他批呀,这是其一。”

郑勋睿说出来这件事情的时候,何耀武还是抬着头的。

“最为关键的是你纵容流寇,明明榆林卫逃走了很多的军士,加入到流寇队伍之中,你却隐瞒不报,继续向朝廷索要俸禄,按照我的理解,这些钱粮,你是直接提供给流寇了,他们既然是流寇了,你身为总兵官,负责榆林边镇的防护事宜,居然沟通流寇,这是什么罪行,你是很清楚的,这是其二。”

何耀武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

“你不过是武官,在朝廷之中没有多少的地位,本官将这些证据交到朝廷去,将你押解到京城去,那些曾经接受过你贿赂的大人,为了自保,会如何的对付你,这是很自然的情况,你万万不要想着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会出面保护你,他们是自身难保,恨不得你马上死了最好,怕是在京城的大牢里面,你就会遭遇到不测,你哪里有说话的机会,若是你不听从本官的安排,本官也准备这样做,让你出现意外,让朝中的大人安心,本官如此做了,就不会得罪朝中的那么多大人了,这是其三。”

何耀武已经站不稳了。

“罪行有轻重,有的本人可以承担,不必株连家人,可有的罪行是肯定株连到家人的,你可以想想你是什么罪行,就从贪墨钱财的数量来看,皇上会放过你吗,会放过你的家人吗,只要将你的家抄得精光,让你什么都不能够留下,而且你的家人乃至于家族,都会跟着遭殃,朝屋里也已经简单地布置浑身脏秽过了中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本官不想多说了,这是其四。”

“若是你选择自裁,本官也可以保证两点。”

“第一点,你的家人不会受到牵连,你以前转移的财产,本官不会追究,这些财产,足够你的家人衣食无忧,让他们能够平静的生活下去。”

“第二点,你本人的罪行不会太重,本官会想办法,抹去你的大部分罪行,不会提及到你贪墨的钱财,只是说因为榆感到事情异常的严重林边军加入到流寇之中的军士太多,你是因为愧对皇上,愧对朝廷,所以选择了自裁,至于说这些证据材料,也会和你一并消失。”

“本官该说的全部都说了,如何选择就是你的事情了,本官为你准备好了纸笔,给你一天的时间,做出最后的决定,若是到时候还是没有消息,那本官就不会客气了。”

郑勋睿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嘶哑的声音出现了。

“大人说的一切,真的能够做到吗。”

“都到这个时候了,本官难道会和你说笑吗,本官一诺千金,尽管说你看不到这些情形的出现,可本官还要维持榆林镇的平安,本官会拿着自身的性命开玩笑吗。”

“属下听从大人的安两个都陌生排,属下只有一个要求。”

“讲。”

“属下有两个侍妾,都在总兵府,属下自裁之后,她们不可能回到家中去,家族也不会接纳她们,请大人妥善安置她们。”

郑勋睿看了看何耀武,想不到这个总兵官,还是个情种,这真的是有些意外了。
“你太不象话了!当着您我也敢说这件事情,本官答应了,本官会给她们一些银两,让她们自行离开榆林镇,回到家乡去的。”

何耀武写好了所有的材料,被郑锦宏等人严密看押,来到了总兵府。

郑锦宏看着何耀武喝下了准备好的毒酒,很快就七窍流血而亡。

财物的搜寻事宜,早就结束了,所有的黄金白银和珠宝,全部都转移到军营去了,至于说粮食,不是很多,何耀武不会存下那么多的粮食,他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换成黄金白银,是最好的办法。

当天夜里,郑锦宏禀报,搜寻到的黄金白银珠宝,价值一百五十五万两,粮食一万四千七百石,还有一些字画之类的东西,全部登记造册,送入军营之中了。

按照证据材料上面的反应,何耀武贪墨的白银超过了两百万两,那些没有搜到的白银,接近百万两了,要么就是送出去了,要么就是送回家去了,这些银子,郑勋睿不会追究,也无法追究了。

十天的时间,如此巨大的收获,让郑勋睿有些发晕,尽管说他穿越的时候,想方设法的挣钱,想方设法的打下基础,可是和那些贪墨的文武官员比较起来,他的努力根本就不算什么,得不到很多的银子,不过这一次缴获的黄金白银,能够帮助郑勋睿真正的开始做大事情了,也可以尽量的扩充郑家军的规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