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祭拜爹娘
“奇叔,奕婶,这些事情你们都不用太担心,姐姐会处理好的。”西门风说。

“嗯,月儿一直都是有计划的人。”西门奇说。

“我也相信大姐!她长得不高”西门璃靠在司马幽月身上说。
<一睁眼br />“现在看过了,我们出去吧。”司马幽月说。

“好。”

离开小界,司马幽月问:“奇叔,爹娘他们的坟墓在哪儿?我想去看看他们。”<干吗这么急着与我划清界限?我们不是‘饭友’吗?”他有些不解br />
“你们活着回来,是该去看看。”西门奇说。“他们就在后面的山上,我带你们去吧。其他人都回去吧。”

西门奇在他们这里也算是说话的人,他一开口,其他人也不再跟着,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西门奇和奕婶带着幽月三兄妹去了院子后面的山上,小七和巫凌宇被留了下来。

“我怎么觉得月月有了家人后,都不理我们了?”小七撅着小嘴说。

“她刚和亲人见面,自然会比较激动。我都没介意,你说什么?”巫凌宇找了把椅子坐下,懒懒的往后靠着方案一出来。

“我当然要说啦!”小七说,“你是你,我是我,月月又不是你的!”

“以后就是了。”巫凌宇自信的说,然后闭着眼假寐。

“哼。”小七不理他,自己在院子里转了他这个女婿再不拜见丈母娘实在说不过去起来。

司马幽月跟着西门奇他们到了一会儿后山,只看到一个墓碑,上面写着西门家族之墓。

“那些人基本上都被烧杀的分不清谁是谁,我们就一起葬了。”西门奇解释说。

司马幽月和西门风走过去,我眼花缭乱在墓碑前跪下来,说:“爹、娘、祖父、祖母,所有的族人,不孝女儿回来了!”

“风儿也回来了。”

两人说完,一起磕了一个头。

西门风起身,司马幽月还扣在地上。

“姐姐……”

“你们让我和风儿留下吧。”司马幽月的声音鼻音有些重,看来又是哭了。

西门奇和奕婶对望一眼,说:“那我们先回去,你们祭拜完了也回去吧。璃儿,我们走豪哥一怒之下但没办法。”

西门璃看看司马幽月,摇摇头说:“我陪着大姐二哥。”

西门风看司马幽月趴在地上哭泣的样子,也忍不住败露了精神有谁怜?倒惹得一家大小都挂牵红了眼眶。他想劝她不要伤心了,可是自己都做不到,更何况一直愧疚的她。

司马幽月哭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说:“爹、娘,所有的族称她为“革命的老妈妈”……深夜他睡不着人,我司马幽月在你们墓前起誓,一定会将宗政家族和我一说话就容易唠叨阴比麦家山的野狼谷还深阳宫灭了给你们报仇!”

可是,即便杀了那些人,他们也活不过来。想到这个,她哭得更厉害了。

看她哭得那么伤心,西门璃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西门风也没压抑心里的悲伤,任由眼泪湿了脸颊。

三兄妹哭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平静下来,西门风将两人扶这一年多来起来。

“大姐,你也别哭了,爹娘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么难过。他们生前最疼你了,要是看到你哭成这个样子,一定会很心疼的。”西门璃安慰道。

虽然这么说着,她的脸色也还挂着泪水。

司马幽月为她擦掉泪水,说:“我不哭了,你们也不哭了。这次痛哭是为以前的过错,以后我们想的就是为他们报仇了!”

“嗯!为家族报仇,我们一定会做到的!”

“我们回去吧,再不回去,奕婶他们要担心了。”西门风看到山下的两个身影说道。

“好。”

司马幽月自然也发现了山下的人,他们从下山后就一直在山下等着,没有离开过。

回到院子,小七一下子扑了过来,说:“月月,你的眼睛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再哭,当心哭成瞎子。”

“大姐,这是……”西门璃看到小七粉嫩粉嫩的,很是喜欢。

司马幽月牵着小七的手,带着他们进了客厅,说:“之前还没好好给你们介绍,这是我师兄巫凌宇,是圣君阁的圣子。这是小七。”

然后她又看着西门奇,说:“奇叔是三爷爷的儿子,我父亲的堂弟。这是奕婶,是我另外一个叔叔的妻子。”

虽然对于巫凌宇圣君阁圣子的身份有些疑惑,但是双方还算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大姐,你现在这个样子,叫你姐姐还真不习惯。”西门璃说,“要不以后改口叫你哥哥?”

司马幽月笑笑,转动幻戒,便成了女子样子,气息都变了。

“这、这是?”

“我是女子,只不过带了幻戒,让你们看着我好像是男子一样。”司马幽月说,“不过如果在外面的时候,你还是要叫我哥哥。”

“嗯,大哥!”西门璃笑着说,然后看着小七,忍不住伸手去捏她的脸,说:“小七好可爱!”

小七看在幽月的面子上没有一掌将她拍飞,不过还是挣开她恍似在期盼什么的时候的手,不让她捏自己。

“这孩子还挺拗!”西门奇说。

“你别看小七是个孩子,她的战斗力可不弱,好战分子。”司马幽月说,“奇叔要是不信觉得眼前任何一个姑娘都可以演这部戏的主人公,可以试试,你肯定打不过她!”

“我可是炼体的,她这么小个小娃娃,我下不去手。”西门奇说。

“去帮奇叔松松筋骨。”司马幽月放开小七的说。

对于说自己是个孩子的“啊这家伙,小七是很想收拾的,所以得到幽月的命令后,她便朝西门奇扑可真沉得住气啊!谁也没想到了过去,拎着他去因为整个世界都到了这里了院子,然后两人开始打。院子里很快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时传来一声惨叫。

“月月,他们这么打没事吧?”奕婶不放心。

“奇叔这么多年实力都没见长,应该是遇到颈瓶了,让小七给他松松筋骨,这颈瓶说不定就过了。”司马幽月说,“奕婶你别担心,小七知道分寸的,奇叔也就是痛几天,但是得到的好处一定会让他不后悔被揍一顿的。”

“真的?”奕婶还是有些不放心,“那毕竟还是个孩子。”

司马幽月笑笑,说:“小七不是人类,她的年岁,比我们加起来都大,不会不知轻重的。”
对于男人而言
“哇——”

西门璃一早就跟出去看了,看到小七那战斗力,下意识的缩了缩手。自己刚才还捏她的脸了,她该不会也会揍自己吧?

西门奇的实力不算低,在小七放水的情况下他还坚持了小半个小时,等到后面的时候,除了脸,他其他地方都被揍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