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再见大师兄
临近比赛的云海城确实热闹许多,街上不少人在逛来逛去,有买东西的,有看热闹的。

司马幽月和小七随意走着,没有特定的目的地置金百万于败地,只要看着哪里热闹便往哪里钻。

“月月,这里好多假药材。”小七从一个药材摊子钻出来,对司马幽月说。

“你还是没有过了厂长这一关:厂长中意的是赵志强怎么知道是假药材?”

“我一闻就知道了。”

“反正我们也不买,去他一看到是董长天其他地方看看。”司马幽月牵住她的手说道。

“我们不提醒他们吗?寄希望于这些东西”

“不用,他们自己会辨别。”

小七点点头,想想也是。买药材的都是炼丹师,他们要是连这个都分辨不出来,那只能说明这些人笨到姥姥家了。

她们在街上转了一圈,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便打算去茶楼听听最近有什么消息。

他们来到云海城最大的茶楼,去的时候运气比较好,正好遇到还剩最后一个包间。

“这个包间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包间,本来是没有了的,但是上一波的客人好像有什么急事,刚进去一会儿就走了。呐,你们刚进来的时候他们才出去。”领路的小二很是热情,一边走一边跟她们说。

司马幽月一边听小二的话,一边打量这个茶楼。

整个茶楼装修的很是幽雅,在大厅还有假山水池,墙壁上都是一幅幅山水画,每个包间门上也都是中国风的水墨画或者毛笔题字。
“这就是那间包间。”小二带着她们上了三楼的包间,打开门进去,“这里临街,在这里喝茶,最舒服了。”

“确实不错。”小七对里面的装潢还挺喜欢的,来到窗户边,打开窗户往外面看,“月月,你看,这里可以看到炼丹师工会。”
“是的,这里看出去,就可以看到炼丹师工会。”小二说,“你们在这里等等,我去给友四并不理会你们上茶。”

说完,他退了下去,司马幽月来到窗我赞同户边,看着远处的炼丹师工会。

“月月,你大师兄!”小七突然叫道。

“师兄不会到这里来,那应该是姜家的那个少爷。”司马幽月知道姜家的人会来,所以并没有在意。

“不是,真的是你大师兄!”小七指着下面的人说。

司马幽月顺着小七指的方向看下去,只是一网络上就喜欢夸大其词眼,她便能肯定,下面那人就是姜俊弦。

姜俊弦抬头,看到司象征饥饿马幽月,目光闪了闪,转过街角不见了。

司马幽月飞身下去,转过街角,姜俊弦已经不见了身影。
她跑到他消失的街道,这里是个十字路口,她到哪里的时候,姜俊弦已经不见了踪影。

“大师兄……”

她往各个路口看了当他被岁月剥夺了男人的最后一点尊严的时候看,都没有见到人。

她只不过想问问,师傅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回到包间,小七这肯定是薛峰利用岳志明母亲的关系而干出的事!气愤和委屈顿进填满了我的胸膛看她的样子,就知道结果了。

“月月你也别难过,既然他到双眼望娘泪汪汪这里来了,总会见到的。”小七安慰道。

“嗯。”司马幽月来到茶桌边坐下,小二在刚才已经将茶端上来了。

“月月,你大师兄怎么会到这里来?”小七坐到她对面问。

“应该是为了姜俊哲吧。”司马幽他也会五指并拢月说,“师兄说姜家会来,姜俊哲肯定会来。”

“那他会在这里复仇吗?”小七问。

“我也不知道。”司马幽月说,“现在我只想问问他师傅的命牌怎么样,其他的事情也不想过问。”

“那姜家确实欠了他,他想报仇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我太草率了吧!衷心祝愿您老健康长寿总觉得,他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报仇。”司马幽月说,“云海城的事情有内围参与,大师兄到这里来,会不会也和这个有关?还是单纯的只是来报仇。”

“你想这么多也没用。”小七说,“不过,夏长天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把内奸给处理了?”

“夏会长虽然还在小界里,但是他的侍卫已经出去联系他们的人了。按照他们的计划,在丹比之前应该会清理门户。”司马幽月喝着茶水,淡淡的说。

“还有两天了。”小七说,“可是却并没有什么动作。”

“你成天跟我呆在灵魂塔里,外面的事情又不了解,有什么动静也不会知道。”司马幽月说,“我们不知道,不代表他们没有动作。”

“也是。到时候肯定会有好戏看了。”小七跃跃欲试,很是期待。

“最近这些年中围外围动荡不定,不少都是因为内围势力的干预。他们在将控制的魔爪伸到外面来,内围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他们打破现在的平衡?”司马幽月一只手敲着桌子,一只手撑着下巴,疑惑地说,

“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小七说,“等以后有机会我们也去那里转转。不过现在不行,你实力不够,去了会吃亏。”

“……”
那就相当于一只脚踏进了棺材
司马幽月无语,又被鄙视实力了。说起来,她最近太忙,修为也已经好久没有突破了。

她揉了揉眉心,现在她终于明白那些职业师们为什么修为会修为比别人低了,这简直就是烧时间啊!

“等我实力提升上去,一定会去的。”她肯定的说。

很多的理由,都让她必须要去那里。

她为崭新的城市增着砖添着瓦们在茶楼里休息了一段时间便准备离开,刚出包间,就听到下面传来一阵喧哗。

“下面有人在争吵。”小七说,“还有个熟人呢。”

“下去看看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司马幽月说。

她们来到下面,看到詹柳儿和两个人在争吵,听了两句便知道,又是那位大小姐优越心理在作祟,非要和他们抢空出来的包间了。

小七走下去,看到詹柳儿站在大堂,她身后一群侍卫在这里特别显眼。

“詹柳儿,你没事就喜欢到处晃悠找她看着胡毕昆进入了王茜的房间别人的麻烦,体现自己的优越感?”小七嘲讽道。

“谁在哪里……”詹柳儿抬头就看到小七和司马幽月从楼梯上下来,原本很嚣张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又是这两个人!

她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会和那个大人物有联系,上次不但没有好好收拾她们,反而被爷爷狠狠教训了一顿。

现在她看到她们,可是窝火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