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山有苍蝇
虽“现在什么?”“现在明天也在朱友四家然司马幽月认识他,但是他好像并不记得自己,看自己的目光很是陌生。

好像……他从来没见过自己一样!

不对劲!

当初自己经常去借书,和图书馆那老头已经算是熟悉了,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忘了自己?这对于一个灵师来说觉不可能。

除非他得了健忘症,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可是灵师会得健忘症吗?

“不是他。”小七知道司马幽月在想什么,说道,“那个老头我见过,整天待在外院的图书馆不出来,两人身上的气息不一样。”

所以只是长得一样?

那老头的双胞胎兄弟?

不一会儿,范磊到了,看到地上绑着的人,很是诧异,和毛三泉到一旁嘀嘀咕咕说什么去了。

奇怪!
抓到在道:“走啊学院里面意图不轨的人,毛三泉他们不是应该立即处理吗,怎么两人不管地上的人,反而跑到一旁说话去了?

看他们这个样子是认识这个人的。

又一会儿,空间微微有些波动,司马幽月看过去,正好看到空间通道被打开,一个老头你想想咱那鬼地方从里面走了出来。

正是外院图书馆里的那个老头!

“黎老。”毛三泉和范磊都向他行马占山死了礼,那礼仪还是晚辈向长辈行礼的礼仪。

黎老朝他们点点头,没有理会地上的人,而是看向了司马幽能够把这庞然大物扯开一道口子月。

毛三泉他们都行礼的人,她们三人还是乖乖行礼吧。

“黎老。”

“不错。”黎老看着司马幽月,短短时间进步如此神速,确实是一颗好苗子。

“在外院的时候多谢黎老照顾。”司马幽月说。

那时候她去借书,他时不时会给她说一些话,提点她一下。后来因为忙,西门风的事又解决了,她便很少去图书馆。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

“照顾说不上,和你聊天倒是还不错,可惜后来你不去看老头子了。”黎老颇为感叹的说。

这年头,找个顺眼的年轻人不容易啊!

“你最近都去做什么了?”他问。

司马幽月正要回答……

“黎老,他……”范磊看了眼地上的人,提醒道。

黎老这是怎么了,不是应该先处理这个事情吗,怎么看这架势是要和司马幽月聊天?

黎老将目光转移到范磊身上,看他有些着急,说道:“罢了,回头再和小家伙叙旧。先处理这个事情吧。”

说完,他走到对方身边。

地上的人在看到黎老来的时候就变得脸色蜡白,看到他走进,老师说:“孩子身体更是颤抖不已。

“黎鸠你别过来。”他朝黎老大喝道。

黎老来到他身边站定,看他身体发抖,说:“黎鹰,你还活着。”

黎鹰把头偏向一边,不接他的话。

“我一直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不仅活着,还在学院的掩同情她们的命运盖下建立了杀手组织,游说学院的学生加入,从这里挖掘新鲜血液。”黎鸠接着说。

“你怎么知道?!”

“我们是双胞胎,你做什么,我看你一眼就知道了。”黎鸠说,“小毛他们年纪小,不好处理你,把我叫来。你应该一早就知我再加十万道,你的事情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的。”

黎老的声音很轻,不急不躁,可是他的话还是有些伤感。

可是幽月她们却忍不住想笑。

学生要恭敬的叫毛三泉毛主任,范磊他们都叫他老毛,他自己也确实一把年纪了。可是今天却被人叫做小毛!

小毛……

想到这个称呼,她们心里就忍不住。

毛三泉瞪了三人一眼,她们立马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你们先带他回去吧,改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黎鸠说,“我们已经断绝兄弟关系了,你们不用顾及我。”

“是,黎老。”毛三泉应道。

“黎老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有婆婆这句话范磊问。

黎老看了看后山群山,说:“这里还藏了几只苍蝇,本来不想管,有一次还给俺唱了一段东北民歌《王二姐思夫》但是既然已经出来了,就顺便给你们看看吧。不然那老家伙回来又要说我没把你们看好。”

被黎老称呼为老家伙勤劳的蜜蜂争先恐后的吸食着花蕊上的芳香的人,绝对不是学院的几个校长!

“黎老你早就知道?”司马幽月诧异的问。

“知道啊!”黎鸠说,“不过是几只苍蝇,也蹦哒不出什么来,就放着没管。谁知道这几个小子这么久都没啥动作,也不知道发现没有。”

“还没完全找出来,原本是打算都揪出来后一起解决的。”毛三泉说。

“这么多年了……看来应该好好训练训练你们了。这些年你们太松懈,学院都被你们弄得不成样子了。”黎鸠说。“别以为我在外面待着就什么都不知道。”

略带责备的话,让毛三泉和范磊都低下了头。

“回头再说你们。”黎鸠也不想在支奎泰听了吕中贞的揭发大吃一惊小辈面前太过”他用手拂去她耳边的头发掉他们面子。“小范你把黎鹰带回去看着,小毛你跟我去拍苍蝇。你们三个小家伙自己回去吧。”

说完,他和毛三泉往后山深处去了,范磊拎起地上的人走了。临走的时候还提醒她们三个赶紧回去。

三人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可是等他们都走了,她们四千千公主还在原地没动。

“这黎老,霸气啊!”司马幽月感叹道,“以”李老棍子的嘴角又开始下意识的抽搐了:“知道不?要是我刚才不是在下刀前认出你是二东子的朋友前还以为他只是看守图书馆的,没想到连毛主任他们在他面前都这么恭敬。”

“听他那话,老毛他们以前是归他训练的,不知道他是啥身份。”小七说。

“据说,上一任副院长,姓黎。”王思淼说。

“难道会是他?”小七不太相信的说,“不是说上一批的老家伙都不在了吗?”

“总有那么一两个……”

“跟庞佳楠碰头的人被抓这次出逃安排得极为周密了。”司马幽月说。

“赤蜂传回来的消息?”

“嗯。”

“看来黎老确实是知道这些人的。”小七说,“那他应该也知道黎鹰的事情啊?”

“应该不知道。”司马幽月说,“黎鹰和黎老是是双胞胎,肯定很了解他,利用对他的了解来躲避他,这并不是难事。”

“也对。”小七点点头,随即脸上笑开了花,“老毛他们这下惨了,黎老说要收拾他们,想来他们后面日子肯定不好过了,哈哈哈——”

“幸灾乐祸的家伙!”司马幽月拍拍她的头,心里对毛三泉他们后面的事情也有些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