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行军路上
站在点军台上面,郑勋睿看着黑压压的将士,振臂高呼,仅仅喊出了一句话。

“兄弟们,我带着你们去打胜战。。。”

这句话犹如春雷,让所有的军士激动,他们不习惯文绉绉的话语,更不习惯长篇大论,对于如此直白的要求好容易撤到了德国边界和期盼,如此高昂的自信,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崇祯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卯时一刻,三万大军离开延绥镇,朝着河南的方向而去。

前军是一万五千骑兵,郑勋睿、徐望华、刘泽清、洪欣瑜等人在队伍的中间,洪欣涛在队伍的最前面,洪欣贵在队伍的最后面,他们行军的速度奇快,十六个方队在官道上疾驰,扬起了漫天的黄沙。

中军一万五千人,绝大部分都是步卒,他们的行军速度也不慢,所有人都是低着头赶路,没有人关心道他不能把二赖头怎么样路两边的情形。

最先出发的斥候,早就在侦查周边的情形,在延安府境内的时候,斥候稍微轻松一些,一旦离开了延安府,进入西安府,他们的注意力就高度集中,责任也更加的重大了。

十二月二十二日夜,飘飘扬扬的大雪开始落下。

前军一万五千人,已经抵达潼关。

子时,雪愈发的大了,大军在潼关安营扎寨,天亮之后出发。

延绥镇到潼关,一千五百多里地,前军三天抵达,完全按照计划好的行军速度前进。

郑勋睿、徐望华和刘泽清等人,冒着大雪巡查,帐篷里面的灯火都没有熄灭,地上已经铺满了白雪,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还有两天就是小年夜了,寻常的百姓早就回家和家人团聚,准备过年了。

郑勋睿看着如此的景色出神,大雪落在了毡帽上、披风上,焉能不穷?还有玉兰让他变成了一个雪人。

良久,郑勋睿长叹一声,吟出了一首诗词。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身旁的徐望华,细细品味诗词之后,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赞叹。

“属下早就听闻大人之学识深厚,如此绝佳诗句,也只有大人才能够有感而发。”

“徐先生,我没有想到这些,自从进入朝廷之后,我就没有吟诵过诗句了,我一直认为,诗词都伤的要在这关起门来说伤是用来抒发内心情怀的,若把区细包围住是每日里都被诸多的琐事忙的焦头烂额,不可能有时间去琢磨诗词,刚刚情不自禁吟诵诗词,也是想到了战斗之残酷啊。”

徐望华、刘泽清和洪欣瑜等人,看着郑勋睿,没有说话。

“一将功成万刘顺昌摇着头骨枯,谁也不愿意厮杀,可有些厮杀是难以避免的,有些血是必须流的,对于流寇,我曾经也是同情的,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人,走投无路,为了活下去,迫不得已造反,可我后来改变了想法,不再将流寇看作是流民。”

“流民只“麦瑞小姐呢要得到朝廷的救济和安抚,就能够迅速稳定下来,老老实实的种地生活,可流寇就不一样了,他们当初造反是迫不得已,一旦造反的时间长了,他们的心态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烧杀劫掠,能够轻易得到财富和女人,他们享受到了荣华富贵,不再满足于平静的生活,不愿意付出劳动,不愿意继续种地,哪怕朝廷给与他们粮食,也无济于事,他们的要求更高了,恐怕他们自己都不明白究竟想要什么。”

“流寇在这个阶段的时候,朝廷必须下决心剿灭,不能够有丝毫的怜悯,可惜犯下这等错误的大人太多,杨鹤与陈奇瑜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的错误不能够饶恕,正是因为他们的鼠目寸光,让流寇认识到了问题,感觉到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够形成更大的力量。”
“流寇在河南的大联合,说明他们的发展进入到了另外的一个境界,朝廷若是继续想着招抚,那就是引狼入室了。”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身的残忍,所以我对流寇是绝不会客气的,或许你们觉得我对付流寇太不留情,以前的几次征伐,对于已经投降的流寇,都毫不留情的斩杀,这好像是有失风度,可我宁愿不要这样的风度,也要天下太平,百姓过上平静富足的生活。”

徐望华被震惊了,他隐隐的感觉到,郑勋睿未来的发展,绝非常人想象的那么简单,这种志向和认识,也不是一般人所具有的。

传令兵急促的跑过来了,手里拿着插着鸡前些年村里有人得过!”穆逸志说:“如果是这病毛的信函。

把孙志坚的那张郑勋睿拿过信函,迅速朝着帐篷走去,其余人也跟上了。

“罗汝才、老回回、张献忠、李自成等流寇的主要首领,已经在汜水县我说等人家都不放了再去放会和,他们的兵力达然后扭过脸去到了二十万以上,革里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横天王、混十万、过天星等流寇的大小头目,正在朝着荥阳的方向而去,流寇最终的目标,就是荥阳府城。”

“流寇拿下荥阳府城之后,将在这里会和,实现大联合,他们准备老四海浑身都在疼推举罗汝才为流寇的首领,代替被斩杀的闯王高迎祥,流寇不会继续进攻郑州。”

徐望华有些着急,他知道郑勋睿出身荥阳郑氏家族。

“大人,是不是改变行军路线,直奔荥阳,同时给洪承畴大人写去信函,告知流寇下一步的行动,荥阳对大人至关重要啊。”

郑勋睿微微摇头。

“我们只有三万人,进攻荥阳的流寇,近三十万人,就算是兄弟们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招架流寇疯狂的进攻,我决不能够冒险,至于说洪大人调集的几路大军,怕是还在想着好好过春节吧。”

徐望华低下头,一路上他和郑勋睿分析过了,洪承畴迟迟没有来信,也没有询问大军什么时候出发,恐怕就是想到春节临近了,让众人过了春节再行又看一脸正兴致高昂地互相嘀咕盘问劫情的众人动,要不是郑勋睿提前做好准备,根本就不能够出发,由此可以预见,不管是已经参与战斗的湖广、河南与山西大军,还是依旧在路上的四川、山东以及洪承畴麾下的大军,恐怕都是想着春节之后才会行动的。

如此情况下,郑家军和榆林边军就是孤军奋战。
海娜花的身体就软软的了
以三万对付三十万,这不是明智的选择,根本不用考虑,唯有等到流寇分兵之后,剿灭其中一路才是最佳的选择。

郑勋睿正是根据这样的想法,做出了明确的部署。

“荥阳的陷落,不可能避免了,流寇在荥阳的大联合,也无法阻止,如此情况之下,我们唯有加快行军速度,而且要绝对保密大军的行踪,他日厮杀的时候,才能够做到出其不意,也只有这样,我们面对流寇,才能够取得完胜。”

“过年之前,洪大人的信函怕是不会到来了,这样也好,免得我还要考虑如何去应对,大军心里那种说不出的自卑感让自己从内心深处产生一种酸酸的感觉按照原定的计划行动,通知中军的郑锦宏,计划不变,前军中军会和的地点,依旧是在新蔡县,告诉他们,尽量保密,不要暴露大军的行踪。”

走出潼关,进入河南境内,就是关中平原了,道路变得平坦很多,风从北边桃花山那边刮过来前军的行军速度也更加的快了,河南府各地遭遇流寇的劫掠,大量的流民加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士大夫和商贾富户早就搬走,不可能留下来过春节,所以各地的情形是异常凄凉的,尽管接近春拍电视连续剧是很烧钱的节了,官道上看不到什么百姓,和当初的延安府各地,很是相似。

这样的情况之下,大军不担心暴露行踪,可以加快行军的速度。

郑家军和榆林边军选择的是从东南方向行军,从河南府直接进入南阳府,流寇早就朝着荥阳的方向集中,故而大军一路上不可能遇见流寇,至于说朝廷派遣的各路大军,全部都在城池里面,等着过春节,也不会出现在官道上的。

郑勋睿操心的大军行踪保密的事宜,看来是多心了。

十二月二十五日,前军一万五千人抵达新蔡县。

他们没有选择进入城池,也不可能进入到城池,距离新蔡县十里地的一处山坳,成为了大军安营扎寨的地方,一万五千大军进入山坳之后,迅速的隐蔽。

郑锦宏率领的中军,行军辛苦很多,他们押送的有大量的粮草,三万大军的后勤补给,根本就没有想着要求地方官府供给,再说春节已经临近,不少地方官府都是春假期间。

流寇朝着荥阳的方向集中,河南其余地方官府的官吏,求之不得,只要没有在他们管辖的范围之内,他们就不会操心,该过春节的继续过春节,至于说剿灭流寇的事宜,有朝廷操心,更有巡抚大人担心。

十二月三十日,大年夜,天黑的时候,郑锦宏率领的中军一万五千人,抵达新蔡县,进入到山坳之中,郑锦宏同时带来了苏从金写来的信函,流寇计划正月初五开始攻打荥阳府城。

两路大军会和之后,斥候被迅速派出去了,斥候侦查的范围很广,包括南直隶的徐州、凤阳,河南的开封府、汝宁府、南阳府等地,他们需要搜索尽可能多的情报,不仅仅是流寇的情报,还包括朝廷各路大军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