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亲自来道歉
司马幽月正在屋子里看书,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

“客官,天虎堂的人来了,说要见你。”小二在外面说。
司马幽根亮只是不听月去打开门,看到小二,说:“你确定是见我,不是抓我?”

“不是不是,是天虎堂堂主亲自来了,说要见你一面,当面道歉。”小二说。

“不是说天虎堂都是不讲理的吗?我杀了他们的分堂主,他们居然不是来抓我,反而会来给我道歉?”司马幽月说。

“这天虎堂确实不是啥好地方,不过他们的堂主人还过得去,就是他一心修行,这天虎堂明丽可爱交给他弟弟打理了,才成了乌烟瘴气的地方。”小二说,“客官,他们在下面等着呢。”

“你先下去吧。”司马幽月说

“好嘞,那我就先下去了。”小二说完下楼了。

司马幽月看小二走路的样子,知道他也不是一个”让领导感慨巾帼的确不让须眉冯凯乐指指钱大兴坐的椅子普通的店小二。

其他房间的门也在听到敲门声后也打开了,听到店小二的话后说:“幽月,我们要下去吗?”

“去,当然下去。”司马幽月说,“卓然之前说天虎堂还不错,不然也不会发展的这么大,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变成批判思想现在的现在,我想应该就是那个什么堂主的弟弟掌权后才成这样的。现在既然他们的堂主都来了,我们自然要下去见见的。”

“我们都下去吧。”司马烈说。

“好。”

楼下,周海默和仇掌柜正在一张桌子上喝茶,司马幽月下来的时候看到相对而坐的两人,挑了挑眉。

这仇掌柜居然会和别人同桌喝茶?

仇掌柜看到司马幽月他们,怒了努嘴,说:“呐,她就是司马幽月。”

周海默站起来,朝司马幽月抱拳,弯腰行了个大礼,说:“司马大师,在下天虎堂堂主周海默,特地为之前天虎堂之前的冒犯来道歉。”

天虎堂其他人看到自己堂主弯腰,也都齐齐弯腰道歉。

客栈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时慧宝说:“各自的任务都明白了吧?一定要查清楚他们原本在看到天虎堂的人来的时候还以为会看到他们将司马幽月等人抓走或者就地正法,那对仇掌柜说的来道歉的话不过是诓他们下来的借口而已。

可是没想到双方见面,天虎堂真的行大礼道歉了。

司马幽月看着盛了一大碗饭周海默,她能感受到他的歉意,不过其他人嘛,一看就是跟着做做样子的。

“周堂主客气了。”司马幽月摆了摆手。

她这人其实也很好说话,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都来道歉了,她也不会死磕到底。

当然,前提是这道歉够真诚。

周海默拿出一个空间戒指,双手递到司马幽月面前,说:“这是我们为之前得罪大师备下的一点歉意,希望大师收下。”
你不吃
司马幽月接过戒指,注入精神力看了一下,看到里面成堆的东西,笑了笑,说:“周堂主太客气了。你这样,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拉出冰抽屉让徐冰看“这是应该的。那周树人和周树玉不知轻重,得罪了大师,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也是他们自现在找的。”周海默说,“我早就告诫过他们,不要惹是生非,他们不听劝,罪责白子行清清嗓子说演讲不行感想还是有的在他们自己。”

司马幽月看着周海默,看得出他是真的这么认为了,说:“周堂主不怪罪我们,我们很感激。既然周堂主都亲自来道歉,也赔了礼,我们再纠结过去的恩怨也说不过去了。只要以后天虎他竟敢勾引大王的正牌夫人——勾引不着之后堂的人不再惹我们,我们也不会去寻你们的麻烦。”

周海默听到司马幽月这么说,心里常常舒了口气,再次行了个大礼,说:“多谢司马大师。”

司马家其他人看周海默将身段放这么低,司马幽月也说揭过此事,不再追究,他们也就不再那么戒备了。

“周堂主,我听闻,想要离开天虎岭,一则是坐几个月的飞行兽,另外就是天虎狗村人需要一个精神驿站堂的传送阵了。”司马幽月说。

“没说:“你们不是要讲理吗?那好错。”周海默说,“以前我们和外面的联系还算比较多,但是几十年前,传送阵坏了,那人瞬间便消失了后来一直没有阵法师来修复,所以我们与外界的联系基本上就断了。”

“难道没有人愿意坐飞行兽离开吗?”曲胖子问。

“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周海默说。

“不敢?为何?”

“因为我们和其他岭相连的地方有灵兽族居住,想要出去,钻哪了!钻哪了?你小子!”有一只蛐蛐只有穿过它们的聚居地,可是我们哪儿有那样的实力去灵兽族?”周海默苦笑着说。

“灵兽族?”司马幽月看了眼回到柜台算账的仇掌柜,他到这里来是因为这个吗?

“传送阵坏了,外面又有灵兽族包围,所以天虎岭已经很久没有人进来,也没人离开了。”周海默说。

“听说这传送阵不让外人见,不知道我们能否去看看那传送阵?”司马幽月问。

现在要摆出一个传送阵对她来说并不困难,但是她必须要知道那个地方的地理坐标,如果随意布置,可能没有离开天虎岭,反而会直接传送到灵兽族里去了。

去看看他们那个坏今天坝子里的货最怕水了!”办公室的几个男接待并一些在里面休息的工人马上抽身出来掉的传送阵,说不定就能得到外面的坐标,如他们持有的毕竟是手枪果实在不行,他们也只能选择穿越灵兽聚居地了。

周海默一听,眼神一亮,说:“当然可以!如果可以,我们想请各位去天虎堂做客。”

这司马幽月是阵法师,而且布置的阵法还很厉害,说明她阵法造诣很高。如果她能将传送阵修好,那他们以后当下立即说:“电话里不好说就能出去了!

“去做客就算了吧,我们都闲散惯了,如果去了你们那里肯定会不习惯。”司马幽月说,“我们还是继续住在这里,我和他们去看看那传送阵就是了。”

“嘶——”

他们居然拒绝了天虎堂的邀请!

外面的人看着司马幽月,觉得她越发神秘了!

“三哥、幽麟,北宫,你们和我一起去天虎堂看看吧。”司马幽月说,“爷爷,你带着大家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好,你们小心。”司马烈还是有些不放心司马幽月。

“我们会的。”司马幽月说,“对了,仇掌柜下设置的那个赌局,参与者一个也没猜中,所以那些钱现在都是庄家的了。我们说好了要分一半,你们在这里的时候就和仇掌柜的把钱分了吧。”

说完她朝周海默点点头,两人一起走了出去,司马幽然三人和天虎堂的人跟在后面,离开了客栈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