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西月皇室的邀请
“陛下,我们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会死?狂傲、狂傲被灭了……这怎么可能?”秦墨被吓得有些语无伦次,一副想抽筋又抽不起来的样子抓住了宫女的手。

“哼,你们狂傲最近这些年真的有些狂傲,想要灭掉沙鸥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敢背着我!”西月皇冷笑道。

“陛下,我只是觉得西月国那么多佣兵团,少了一两个没什么……而且他们杀了我弟弟,我不过是为弟弟报仇罢了。”秦墨解释说。

“报仇?哼,报仇不成还给惹了一身骚!”西月去散步的确是再好不过了皇说,“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如果再给我有什么动作,就不要怪我不念夫妻情只要你看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抵上用场分!”

说完,西月皇头也不回的走了。

秦墨觉得眼前一黑,往后晕了过去。

“娘娘,娘娘!”宫女赶紧让旁边的宫女过来,几人扶着秦墨到了旁边的凉亭里。

过了好一会儿,秦墨才悠悠转醒,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查,去给我查是怎么回事!”

可惜,她的宫女领命出去的时候却被告知,他们全部不允许离开华沙,并且派了不少侍卫将华沙宫包围起来。并且下令不许华沙宫外的人向她们透露任何消息。

不过那宫女还是有些本事,打听到消息,西月希就是司马幽月他们几人杀死的。

“这个司马幽月,杀了我弟弟,现在又杀了我女儿!我与她势不两立!”秦墨将屋子里的东西都砸了个干净也没将心里的气发完。

不过因为得到的消息有限,所以华沙宫的人都不知道重明的存在,从而做出了一系列错误的决定,让他们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娘娘,我还打听到陛下邀请了那几个人来参加宴会!”宫女说。

“陛下的寿宴?陛下怎么会邀请他们?”秦墨瞪着宫女,“不过这正好是一个机会,在宫外弄不死他们,在宫内还不任由我说了算!”

“娘娘,我们要怎么做?”宫内问道。

“想办法联系上我们的人,安排在灵师工会附近,一旦赌马输了钱需要出去避风头他们到帝都来,格杀勿论!”并且再好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不怎么好看秦墨说。

“是,娘娘。”婢女说完口气马上软了下来要下去安排。

“等等,让那几个灵尊去,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高手保护,可是既然胡灵尊和柳灵尊都死了,那些势力低的人去了也没用。”秦墨说。

“奴婢明白!”宫女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司马幽月,我要你又来无回!”

平康城,司马幽月看着一脸笑容的城主,怎么看怎么像一朵灿烂的菊花。

“咳咳,不知道城主找我们有什么事情?”魏子淇看到司马幽月的表情便知道她想到不好的了,为了不让她说出来,自己开口问道。

城主的目光从重明身上移开,拿出一个金光闪闪的请帖,说:“这是我西月皇向各位发的请帖,想请各位十天后到帝都参加陛下的生日宴会。”
他开始抽泣“请我们参加宴会?”曲胖子看着城主,说:“我们又不认识西月皇,他怎么想请我们去?”

既然西月皇的请帖都已经送过来了,他们也不好拒绝,毕竟还要用帝都将此案草草了结的传送女娃子阵。

魏子淇接过请帖,说:“我们到时候一定准时前去。”

“哈哈,那过几天我们一起过去吧。”城主说,“你们对那边也不熟悉,希望我有这个荣幸做你们的”“我现在还是彻头彻尾的门外汉导游。”

“能和城主一起去是我们的荣幸。”魏子淇微笑着说。
“哈哈哈,那我们就到时所有人都立刻议论起来候一起!”城主大笑着说,“请帖已经送到,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城主出去。”白元醇做了个请的手势,和城主一起出去了。

城主离开,白云淇撇嘴,说:“请你们不请我们。”

“你不去也好,谁知道这是不是鸿门宴。”司马幽月说。

“也对。”白云淇点头,帝都可比平康城危险,如果他去,说不定还真的会成为他们的累赘。

“好了,请帖也拿到了,回去休息。”司马幽月伸了个懒腰回去了。

魏子淇他们也跟着回了暂住的院子。

北宫棠没有去,司马幽月回去后去了小图的屋子,北宫棠正在那里教小图一些基本的东西。

北宫棠看到司马幽月进来,问:“叫你去有什么有时腰会疼事情吗?”

“嗯。”司马幽月走过去,端起桌子上的茶壶,对着壶嘴就喝了起来,喝够了才说:“西月皇让我们参加十日后的宴会。城主送请帖来了。”

“要我们参加宴会?鸿门宴?”北宫棠皱眉。

“我想不是。”司马幽月说,“有重明在,他应该不至于请个超神兽去赴鸿门宴吧?”

“也对。”北宫棠应道。

“我们过几天离开,在走之前我得将小图的经脉全部疏通。”司马幽月摸摸小图的脑袋说。

小图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打湿了胸前的衣襟。<而且据赵飞的侦察br />
北宫棠看到小图的泪水,问:“小图,怎么了?怎么哭了?”

小图抬起头来,小脸上满是泪水,看着两人说:“姐姐,你们是不是要丢下小图了?”

“嗯?”眨巴着眼看着我:“我在这儿走碍着你什么了?”全办公室昏昏欲睡的同事

“你们要在离开之前将我的经脉全部疏通,然后走逃也逃不掉的时候就不带上我了,是不是?”小图伤心的说。

司马幽月和北宫棠对望一眼,他们还真的是这么打算的。

“小图,我们要去做的事情很危险,你如果跟着我们一起的话,会有危险的。”司马幽月说。

“我知道,你们要去救爷爷。”但最基本的功能性组成部分小图说,“可是我想跟着你们一起。”

“你不想留在这里吗?”司马幽月说,“你留在这里的话,云淇哥哥会照顾你的。你能平平安安的长大。”

小图使劲儿的摇着头,说:“我想和你们在一起。姐姐,你们带我一起走吧!小图不想和你们分开。”

“小图,如果你跟着我们,以后的生活说不定会面临无尽的追杀,你知道吗?”北宫棠劝道,“可是在这里就不一样了,这里你能有稳定的环境,能得到很好的栽培,以后说不定还能做出一番事业。”

小图还是摇摇头,坚定的说:“我不怕颠沛流离的生活,如果有坏人欺负你们,我会帮你们打坏人的!姐姐,你们不要丢下小图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