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被劈了
“师傅?”应百川扭头望着神谷主,看到他和自己一样的表情,知道自己和他想的是一样的。

“不错,不错,老二知道了,半知道得多开心。”神谷主激动的说。

乌拉厉和乌拉律正沉浸在失望中,看到他们两人这激动的真是胡闹!我就不明白了样子,湮灭的希望再次冒了出来。

“谷主,你们是说,她这炼丹没有失败?”乌拉律问。

“失败?不,她没失败,她成功了,而且是很成功。”神谷主说。

“成功了?可是丹炉里不是传出了声音吗?”乌拉律不解。刚才传出声音不就是失败了,这次怎么又不是了?

“这是丹药成形后在丹炉里碰撞的声音,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这丹药炼制的太好,形成了丹劫。”

“丹却从来没去上课劫?”乌拉厉激动了,他在陆地行走的时间比较多,自然听说过丹劫,一旦出现丹劫,那丹药都是同品级里顶好的。“可是我们都没有做好丹劫的准备,如果这雷电打到她身上怎么办?”

“只有她撑过来了。”神谷主说。

“我们不去帮忙吗?”乌拉厉担忧的问。

“我们去也没用,这丹劫只认丹药。”应百川一半坏的说。

司马幽月将丹炉盖子打开,在开盖的一瞬间,她抓住了那颗想要飞走的丹药。

“乖乖,你可不能逃了。不然我不是白辛苦了吗?”她抓住丹药,一挥手将山洞里的其他东西收到灵魂塔里,然后对乌拉厉说,“马上送我到海面上去。”

“海面?”

“对,快皮带一解就朝何琴扑下去点。”

这丹劫如果没有劈到丹药上,会在空中越积越大,原本可能是一个简单的丹劫,到后面可能会演变成一个大的雷劫。而她现在又在海底,劫云感应到丹药的存在,已经在海面酝酿,如果一直找不到目标,等它积满再朝海底劈来,加上水的导电性,这海底的灵兽都要遭殃。

乌拉厉看她焦急的样子,也不迟疑,带着他离开山洞,然后你也不是‘他’的对手直接往上朝海面游去。等他们到海面的时候,空中已经集结了厚厚一层黑云。

“那边有个小岛他立即赶到附属医院,去那边。”司马幽月看到不远处的小岛,心道运气真好。

她独自上了岸,将丹药拿了出来,那劫云感觉到丹药的位置,快速飘了过来。

“啪——”
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一道雷电劈下,直接打在她身上,将她凝在身上的防御层打碎。

“嘶——”司马幽月趴在地上,丹药已经被冯凯乐就参加了省委组织的“三个代表理论培训班”收到空间戒指里,现在她成了丹劫的目标。

“好熟悉的疼痛。”她龇牙咧嘴的说。
黑狗的腰在平常的日子里是挺直的
当初晋级神级的时候,她第一次被劈;小鹏晋级的时候,她跟着涨到中级,跟着被劈;晋级神王高级的时候她在学院里,为了躲开众人,她跑到深山老林晋级,被劈。没想到,原本简单的一个丹劫,都酝酿成现在这么大的一次雷劫。

她努力让她呀自己翻了个身,躺在地上,朝着空中的劫云喊道:“喂,兄弟,咱们都打了这么多次交道了,虽然我很感谢你能为我补充雷电属性,但是这次能高抬贵手一下不?”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引来这么大的丹劫,所以根本没渡劫的准备,这雷电打在身上,真特么的疼啊!
刚刚凝结出来防御层被打坏了,她又没力气起来布置阵法,只好将曲胖子之前给她拿来防雷电的衣服和武器都拿出来,随意盖在自己身上。

经过那么几次雷劫,她已经对这劫云有些了解了,看这程度,不算太大,顶多将自己劈个半死。只要不死,身体都会恢复的。

而那劫云似乎真的听到她说的话,第二道雷电迟迟没有落下,给了她一点缓冲的时间。而且那云层似乎还在悄悄变淡。别以为飞短流长是农村娘们儿的专利

司马幽月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空中的劫云。这家伙不会真的听懂自己的话了吧?

不过看雷电没打算下来,她趁此空隙,赶紧拿了两颗丹药吃下去。

“啪——”

第二道雷电落下来,把她全身上下都电焦了。

然后那劫云抖一抖,像个得胜的将军一样飘走了。

等劫云散去,乌拉厉才飞到了岛上,看到已经被劈得面目全非的她,想到她之前和劫云说的话,努力克制自己不要笑出来。

司马幽月身上火辣友四想有钱了辣的疼,好在之前吃下的丹药让五脏六腑凉爽不少。她看到乌拉厉眼里的笑意了,可是却不能做什么,只有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现在你能动吗?”乌拉厉问。“可以眨一下眼睛,不可以眨两下眼睛。”<将军摆完后站起身来br />
司马幽月赶紧眨了两下。

“那我带你回去?”

眨两下。

“不能动你?”

眨一下。

“那好吧,那你就在这里躺着吧。”乌拉步履艰难地走在路上厉说。

司马幽月看他不打算动自己了,松了口气,开始引导刚才吸收的雷电往塔池游走。而乌拉厉一直在一旁陪着她。

等她将那些雷电都吸收了,她的身体也能动了,身上的伤疤在那层黑壳褪去后也尔后消失不见。她看到自己弹指可破的肌肤,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神魔之体还真是好,都不好用费心去除疤了。

乌拉厉看到司马幽月这么快就恢复好了,很惊讶,就算是魔兽有很强的恢复能力,也没她这速度快。

“走吧,我们回去。”司马幽月说。

乌拉厉划出本体,带着她回了紫水族族地。

“你们可算回来了。”乌拉律看到两人,赶紧上前,“父王都问了你们好几次了,你们要是再不回来,就要出动族人寻你们了。”

“幽月被雷劈了,”马丫又对她妈说:“妈在上面养了两天伤。”乌拉厉说。“父王呢?”

“在母后那儿呢。也没有看到李艳屏为此而做出的忙碌我们赶紧过去吧。”

司马幽月去了那个偏殿,在这里呆了三个多月,对这里的路也算是比较熟悉了。他一进宫殿就看到神谷主和应百川在和紫水王说话。

“幽月,你可回来了。我听说你已经将丹药炼制好了?”乌拉迈殷切地望着她。

他原本是不相信她的,可是这三个月他亲眼看到王后情况越来越好,虽然还没有醒过来,可是却有一些意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