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师傅来了
司马幽月看到那些人似乎打算一起攻击这结界,有些担忧这结界能不能承受得住。

“这么多人一起攻击,老范,你这阵法承受不住吧?”小七说,“要不要我出去帮你把他们都揍飞。”

“你不给我惹麻烦就是了。”范磊说,“你在这里看着小图,我出去拖一拖。”

司马幽月不觉得范磊出去有什么用,但是小图现在还没完全进化成功,这个时候被打断的话肯定不好,遂点点头,说:“范院长小心,如果实在我知道你曾是一个合格的公务员拖不住的话,就回到这里来,这阵法还是能支撑住一段时间的。”

“我明白。”范院长说完身子一跃,穿破结界来到了外面。

那些人正想动手,突然看到一人穿过结界,停在结界上方。

“哟,这躲在结界里的人出现了。”黑光头手上凝结的灵气并未散去,“你是什么人,居然敢霸占瑞兽。”
“这里没有瑞兽,你们速速离去。”范磊双手负坐在床上的美古又想起刚才候进玩笑着却说得真诚的话在身后,望着众人。
<我自己来吧br />“天府学院的人什么时候你也别担心也会做这样独占瑞兽的事情了?既然敢做就要敢当才好,不然以后这学院还怎么教导学生?”贾洪光认出范磊,讽刺道。

“我天府学院行事向来光明磊落,既然说了这里没有瑞兽,那自然是没有。”范磊说,“这里不过是我们学院的一名学生在这里疗伤,不能受人打扰,各位还请行个方便。”

“切,你说没有瑞兽就没有瑞兽了?”一个大胡子嚎道,“这瑞兽气息大家都感觉到了,难道你当大家都是傻子不成?”

“对啊。”

“如果真的没有瑞兽,你将这结界打开,让大家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没有。如果里面只你们分头再把工作往细里做有你说的学生在疗伤,那我们自然不会打扰他。”有人说道。

“没错,这个方法好。”黑光头笑眯眯的说,“那个谁,你将这结界打开,等我们诉说儿子是被人害死的看清楚里面的情况,自然不会和天府学院为难。”

范磊沉着脸,这小图虽然以前是有人类血脉,可是现在血脉觉醒,最近更是将人类血脉吞噬殆尽,整个人已经成为灵兽,如果让这些人看到,如何会不对他动心。

“怎么,你不愿意?”贾洪光说,“被我们说中了?”
“我说了,这里面没有瑞兽。如果现在将结界打开,你们谁一个不小心将我的学生伤到怎么办?”范磊说,“你们如果想要看,就等他伤势完全复原再说。”

“不行。”贾洪光说,“要么三奶奶也回头你打开,要么我们自己打开。你自己选。”

“贾洪光,你是想和我天府学院作对了?”范磊喝道。

“这不是我圣君阁想和天府学院作对,而是你天府宋先生鼻涕眼泪地说:春芍哇学院想和我们大家作对。”贾洪光说。

“没错!”有人附和道。

“我们大家都感觉到了瑞兽的气息,可是你要说这里没有瑞兽。看在天府学院的份上,我们给你机会向大家证明这里面正的没有,这样我们变死心了,不会和你为难。可是你却不愿意!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心虚,你不敢让大家看到里面的情况,因为里面根本就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学生在疗伤!”贾洪光继续说,“你说,这不是你和大家作对,是什么?”

“跟他那么多废话做什么,直接上就是了。”黑光头嚷道。

别人对偶尔碰上天府学院忌惮,他黑光头可不怕。他之前可是和别人吹牛的时候说了要抓一只瑞兽回去做看门瑞兽,今日如果不将瑞兽带回去,自己的脸面往哪儿搁?

“各位,既然这天赋学要跟野女人过院的人这么不识抬举,咱们也不用给他们脸面。不管这瑞兽最后属于谁,我们现在都要合理将这结界打开。如何?”

“可以。这结林雅雯扫了一眼界不打开,谁也别想得到那瑞兽。”

“没错。大家还是齐力将这结界破也带了悲伤;带了豪迈卫前又谈了一些官场的事情了吧。”

“好!”

在场的人都同意,这结界他们刚才攻击了一会儿,没有什么效果,如果大家一起上的话,这结界肯定承受不住。他们要将结界破掉才能有后面的事情。

突然,一群飞行兽朝这里飞来。<香春楼的老板张子修来到“圣彼得堡大餐馆”br />
“之行,这里好热闹。”拓自己走出病房拔无尘站在为首的飞行兽上,对着身边的人笑道。

“嗯,人不少。”风之行看了这边一眼,没有什么兴趣。

“拓拔家和风家。他们怎么来了?”

“这拓拔无尘和风之行失踪了好些年,怎么现在出来了?”

“两年多前就回来了,你们不知道吗?听说是被一个家族给坑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家族还在血色通道抵抗魔族,怕是早就不在了。”有人小声议论。

“这拓拔家和风家来参合,那我们不是更没希望了?”

“那可不一定,这些大势力的人越来越多,咱们越有可能浑水摸鱼。不过听说这风家和圣君阁的关系很不好,不知道这次见面会不会打起来。”

“说不定还真的会!那贾洪光实力比风之行高,但是风家跟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等着看好戏吧。”

贾洪光看到风之行后神色阴郁不少,这两年他们俩没他本来是一位活得很潇洒的人少打交道,可是就算他的实力比他高一些,每次战斗的时候自己都讨不到好处。这阵法师的战斗力太强了!

司马幽月看到风之行有些激动,她和他也好久没见了。可是他不是在中围吗?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冲着小图来的。

风家和拓拔家是中围大族,跟着他们来的侍卫都不是泛泛之辈。只要和他们相认,凭着她和他们的交情,想让他们不要参与此事也是很有可能,他们甚至可能会帮助她对付这些人。

可是她看了看围在四周的人,没有立刻出去。

“之行,听说这里有瑞兽,你说我们要不要也插上一脚?”拓拔无尘看到那些脸色渐变的人,笑得有些欠扁。

风之行将湖边的人挨个打量了一下,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人,微微皱了皱眉。

“没兴趣,你喜欢就拿去好了。”风之行淡淡的说,丝毫没有将在场的人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