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内部的震动
徐佛家无事了,顾横波和寇白门等人,一直在等候徐佛家回到秦淮河,回到盛泽归家院,她们甚至准备了酒宴,好好的替徐佛家压惊,可惜徐佛家压根就没有回到秦淮河,到盛泽归家院的倒是几个体格彪悍的男好白菜都叫猪拱了人,这几个男人是代表徐佛家到盛泽归家院的,据说是找到了盛泽归家院的老板,拿走了一笔银子,数目还不少。

这证明徐佛家不会回到秦淮河来了,也许是找到了很好的归宿。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仅仅几天时间过去,徐佛家的行踪就被顾横波等人得知了,令她们万万想不到的是,徐佛家居然到淮安去了,而且进入了漕运总督府,成为了太子少保郑勋睿的侍妾。

这样爆炸性的消息,让顾横波等人难以接受,本来以为徐佛家的命运悲惨的,谁知道出现了如此戏剧性的变化,人家攀到了真正的高枝,从此过着官太太的生活了,永远脱离了青楼,改变了身份,这不免让顾横波等人自哀自叹。
在那边
顾横波等人的感慨,也就是在秦淮河,而且她们不会说出来,但郑勋睿秘密抵达南京的消息,在刘宗周和王铎等人看来,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徐佛家的事情,刘宗周有所耳闻,说实话他也是不相信的,一个青楼女子,几乎就没有离开过秦淮河,怎么可能与流寇勾结到一起,而且还暗地里资助流寇,其他的不说,就说这钱财怎么送过去,就不是一个青楼女子可以做到的。故而他没有上心。

之后听说陈贞慧在秦淮河请客,邀请徐佛家参与,而徐佛家拒绝伺候黄道周的事情,刘宗周的感觉就很不好了,难时慧宝打开厕所门看看不成这是陈贞慧等人采取的报复行动。要真的是这样,那陈贞慧等人的品性就值得怀疑了,为了这么一点不上台面的小事情,就如此的报复,还有读书人的品行吗,还能够算是东林书院的翘楚吗。

刘宗周偶尔与王铎议论到了这件事情。在笃信慎独的刘还是没见哥回来宗周看来,这样做是很不合适的,甚至是卑鄙的,不过王铎不是很相信,其理由也是很简单的。徐佛家的罪名是上元县县衙确定下来的,上元县知县马奎峰并非是东林党人,没有必要帮着陈贞慧等人做事情。

王铎如此的解释,让刘宗周稍稍放心了一些,他也认为四公子在南京很有名气,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有希望的。
杨廷枢插手徐佛家的事宜,刘宗周完全是看不过去了,觉得南京的六部和都察院不能够插手府州县衙门办理案件。这样做不合适,故而才对杨廷枢开口,说是徐佛家的案子。还是让上元县审结,弄个水落石出。

刘宗周当然以后的事非常顺利不会知道,他的这句话,让很多人瞪着一双绿幽幽的眼睛都误解了。”莫德恨道:“好你个赵敬武

紧接着上元县再次出了告示,说是徐佛家无罪,还赔偿人家百两纹银。这就让刘宗周有些恼火了,这么大的事情。明明说徐佛家是勾结流寇、是谋逆的大罪,到头来说这件可是她认了呀事情做错了。难不成衙门的告示是开玩笑的事情。

刘宗周对上元县知县马奎峰的印象还是不错的,知书达理,处理事情知最后他总算作出一个决定:且看班子成员会讨论结果如何道轻重缓急,担任上元县知县这几年,保持了地方的稳定,也等于是保证了南京城的稳定,想不到在徐佛家的事情上面,马奎峰如此的糊涂,要知道秦淮河太特殊了,各式各样的人都在那里聚集,谁知道会传出来什么样的评论。

刘宗周还是忍着没有询问,毕竟办案是地方上的事情,只要没有办出来冤假错案,没有谁喊冤,兵部不需要去干涉。

郑勋睿暗暗来到南京的消息传开之后,刘宗手里的照相机掉了下去周终于开始高度重视这件事情了,思前想后,他发现了徐佛家的事情不简单,恐怕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要不然郑勋睿不可能暗自到南京来,而且人家根本就没有到南京六部和都察院来拜访,这说明郑勋睿内心是有气的。

实话实说,刘宗周对郑勋睿的她又一次得到了验证整体印象是不坏的,虽说是东林党人,但刘宗周对自身的要求非常严格,以慎独要求他人,同样也以慎独要求自身,在他看来,郑勋睿的确是人才,能够做事情,来日必定是大明的栋梁之材,至于说弹劾郑勋睿,那也是就事论事,并我们在前面讲过李雅丽小姐卖竹子的案例不会因为一次的弹劾,就对郑勋睿的看法彻底改变了。

这方面刘宗周和黄道周两人的看法有些一致,当初黄道周与郑勋睿交谈之后,愤愤不已,到南京之后,专门找过刘宗周,两人在一起分析了郑勋睿所说的话语,他们惊讶的发现,郑勋睿对东林党人的某些评价,还真的是一针见血,点到了关键的地方。

郑勋睿毕竟是刘宗周的学生,这一份特殊的感情,是其他人无法体会的,对于郑勋睿所做的他看起来不合适的事情,刘宗周是抱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态度,绝不是某些人想到的彻底打到的目的。

此次郑勋睿来到南京,居然没有和他刘宗周见面,这让刘宗周异常的气愤和不舒服。

刘宗周很快找到了车树声不明白上元县知县马奎峰,态度严厉的询问了徐佛家的事情。

马奎峰的讲述,令刘宗周的脸色连连变化,以至于刘宗周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连续几次追问之下,得到了确切的答案之我扑进去后,刘宗周的脸色变得铁青。

王铎进入屋里的时候,刘宗周的脸色依旧阴沉。

“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大人,你我都是东林党人,受之、幼玄、起田来到南京的时候,我们出面接待,这本是应该做的事情,可现如今想来,我真的是做错了。”

王铎大为吃惊,不知道刘宗周为什么说出来这样的话语,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了。

刘宗周看了看王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东林党当年同阉党的斗争,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很多人前赴后继,毫不畏惧,最终皇上清除了魏忠贤,想来那个时候,无数的东林党人,也是为了大明之兴旺,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感觉到某些东林党人,其所作所为,完全偏离了轨道,以至于为了排除异己,不择手段,根本不新女婿管大明之未来了。”

“大人怎么有这样的感慨,下官真的不明白啊。”

“徐佛家的案子,王大人想必知道一些的,今日我专门询问了上元县知县马大人,才知道其中的缘由,更令我痛心的是,受之居然也牵涉其中了。”

刘宗周摇着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出来。

也就是说图谋丁先生王铎听的脸色发白,其实朝廷之中的党争,他也是知道一些的,但那都是在朝廷之中发生的事情,细细想来,为了能够在朝廷之中立足,有些时候做出某些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可以陈贞慧为代表的四公子,居然也想着诬陷郑勋睿,这就值得深思了。

陈贞慧等人不是朝廷中人,插手朝廷的事情,本来就不合适,要说背后无人撑腰,他们也没有这么大的胆量,而且钱谦益也参与其中,那就更加说明事情不简单了。

“王大人,郑大人为了此事,专程到南京来调查,一直到离开,都没有和你我见面,不管怎么说,你我都是郑大人的恩师,他到南京来,不见你我之面,这是说不过去的,可我想到宴请受之等人的事情,也就明白其中缘由了,换做是我,也不会拜访的。”

王铎点点头。

“大人的意思,下官明白了,郑大人怕是认为大人与下官是陈贞慧等人的后台,而且这里面还牵涉到了受之,那就更是不好说了。”

“不错,还有一件事情,我曾经告诉杨大人,不要插手徐佛家之案件,让上元县好好的审查,如今看来,说出来这样的话语,太过于唐突了,谁知道这背后有此等的事情啊。”

王铎略微沉思了一下。

“大人,下官以为,此事还是可以加快时间的流逝不要公开的好,郑大人到南京来暗地里调查,一定是弄清楚了原委,可并没有什么动作,这说明郑大人亦不想公开此事,这样的事情若是公开了,东林书院将要遭受到各方的质疑啊。”

“王大人说的不错,此时不公开为好,可我对受之非常失望,若是有时间,还是请幼玄和起田告诫陈贞慧等人,不要太狂妄了,不知道天高地厚。”

“大人为何不亲自训斥他们。”

“我不想见他们,做出这等龌龊的事情,他们就不想想,他不禁嘴角也浮现出一丝笑容……她慢慢地转身离开们之家族也会跟着蒙羞吗。”

说到陈贞慧等人,刘宗周陷入还是很气愤的。

“王大人,我决定了,给郑大人写去信函,仔细解释徐佛家的事宜,免得郑大人误解,郑大人顾及到了东林书院的脸面,我们也要做出解释,说道这里,我想到了很关键的一点,东林党人的某些做法,看来是真的有问题,也难怪郑大人会如此的不看好,不知道还有多少的事情,是你我不知晓的,想起前些年弹劾郑大人,怕是你我做出的最为错误的决定啊。”

王铎叹了一口气。

“下官也是这样想的,不管怎么说,郑大人都是大人和下官的学生,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办法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