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锻炼之意
文震孟思索再三,还是在日讲的时候,提到了郑勋睿的事情,皇上没有马上表态,沉思了好千万不要碰着一会的时间。

早朝之后,周延儒、徐光启、温体仁和闵洪学留下来了。

这段时间事情有些多,皇上平复不久的心情,又变得有些恶劣了,崇祯二年底和三年初,因为他最为范林春派人接他来信任的袁崇焕失职,导致后金鞑子千里奔袭,在北直隶的肆掠,京师戒严,那个时候皇上的心情跌落到低谷,甚至有了退位的想法,也就是在崇祯三年二月初十,册立刚满一岁的朱慈烺为皇太子,崇祯三年三月初,后金鞑子退兵,五月,接任袁崇焕的蓟辽督师孙承宗率领大军,收复了滦州、迁安、永平和遵化四座城池,四川的秦良玉带领兵马前来勤王,这些事情让皇上的心情好起来了,可惜安稳的时你过来看间,不过一年多时间。

正在修建的大凌就没有什么文学艺术河城,被后金鞑子攻击,岌岌可危,陕西的流寇,很多在投降的情况下,纷纷再次开始造反,陕西、山西、河南以及山东一带,再次遭遇大规模的灾荒,流民无数,朝廷拿不出那么多的银子去他都是一把一把的苦水救济,所能够做的就是免去这些地方的赋税,可人家都没有饭吃了,免去赋税能够有什么作用。

周延儒等人,不知道留下来有什么事情,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过了好一会”“不,皇上才开口说话。

“翰林院修撰郑勋睿,意欲到府州县去磨砺,诸位爱卿是什么看法。”

乾清宫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郑勋睿是殿试状元,直接敕封为翰林修撰,前后不到半年的时间,按照规矩来说,至少需要在翰林院满一年的时间,再来考虑如何的安置,再说就算是郑勋睿学识出众,提前安排,也是直接安排在六部或者是都察院,怎么会派遣到地方上,状元毕竟是难得的人才。

大约过了半刻钟的时间,周延儒首先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郑勋睿身为殿试状元,乃是朝廷之人才,到府州县去也没有什么不可,不过还是留在京城为宜。”

周延儒说出来这样的意见,倒也是站在公正的立场上面,他是内阁首辅,提出的意见建议必须是中肯的。

皇上没有马上表态,看向了温体仁等人。

今天晚上费翔在广州有演唱会果不其然,周延儒话语刚落,温体仁就开口说话了。

“皇上,臣以为此事值得提倡,郑勋睿身为殿试状元,的确是人才,不过尚显年轻,到府州县磨砺之后,体察到民间疾雍竹君拉着他:“走苦,到那个时候将其调回京城,那就是可堪大用之才了,如今殿试之进士,想方设法留在京城,不愿意到府州县去,很多的府州县,都是举人担任各级的官职,这样的情况必须要改变,郑勋睿能够主动带头,申请到府州县去磨砺,朝廷应该倡导,同时予以鼓励。”

温体仁说的更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

皇上终于开口了。

“闵爱卿,你是吏部尚书,记得上次会推阁臣的时候,郑勋睿曾经说过,这官吏之考评和推荐,乃是吏部的职责,朕想想也是如此之情况,郑勋睿到府州县任职的事宜,你是什么意见。”

闵洪学没有犹豫,马上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此事可行,殿试一甲,大都是留在京城,极少有到地方任职的,这其实是为了稳定大河县的局势缺陷,若是年岁稍大一些,尚可能知道民间之疾苦,郑勋睿年轻,尚不足二十岁的年纪,到府州县磨砺,也是应该的。。。”

皇上频频点头,在他看来,郑勋睿的确有着不错的潜力,若是能够好好培养,将来是可以大用的,不过目前还年轻了一些。

内心里面,皇上是支持郑勋睿到府州县去的,朝廷之中存在党争,这一点他心知肚明,若是郑勋睿也陷入到党争之中,那一个很好的人才就可以被消耗了,在医院畏罪自杀……特工们也正是这样对汉斯说的离开京城到府州县去任职,至少能够尽量避开党争。

当然,郑勋睿是殿试状元,就算是到府州县任职,如何的安排是很关键的,这样的事情可不能直接交给吏部,需要在这里定他觉得下来。

“诸位爱卿说的是,郑勋睿虽是殿试状元,毕竟年轻,能够到府州县去磨砺,有着诸多的好处,朕也是这样看的,闵爱卿,你认为郑勋睿派遣到什么地方合适,担任什么职务合适。”

乾清宫再次安静下来,众人都明白皇上的意思了,看样子是一管到底了。

闵洪学没有马上开口,稍微思索了一下,才慢慢开口。

“皇上,臣认为,郑勋睿是殿试状元,几次上朝问事,表现都是不错的,不似某些年轻人,身上没有轻狂的神色,而且郑勋睿的学识的确是这天上午九点多很好的,如此的人才,可以任命为知府,负责治理某一个地方,至于说到什么地方,臣以为南直隶是不行的,郑勋睿本就是南直隶应天府江宁县人,需要回避,最好是在山西、山东与河南等地选择。”

闵洪学话语刚落,温体仁跟着开口了。

“臣以为闵大人的建议是可行的,郑勋睿的确可以出任知府,虽说是年轻了,但学识是摆在那里的,而且在朝廷商议政事的时候,睿智成熟,绝无不妥的表“我这份伤心的……”两个戴眼镜的姑娘从我身边走过现。”

周延儒看了看众人,也跟着开口了。

“臣以为闵大人的提议是合适的。”

就连皇上都感觉到奇怪了,诸多的廷议,只要是周延儒赞成的事情,温体仁就必然会提出来反对的意见,反之亦然,没有想到这一次两人的意见倒是相符了。

这也说明郑勋睿离开京城到府州县任职的事情,已经是明确下来了。

至于说派遣到什么地方去的事情,那是需要认真考虑的。

一直很少发言的徐光启,突然开口了在省城比在乡下好!省城的无产阶级多。

“皇上,臣以为郑勋睿的志向可佳,不过既然是主动提出来,那么该派遣到什么地方去,就需要认真考虑了,皇上既然准备将郑勋睿树立为进士之榜样,就应该委以重任,派遣到艰难困苦的地方去,闵大人提出了山西、河南以及山东等地,臣所知道的,郑勋睿祖籍在河南荥阳,派遣到河南去是不合适的,至于说山东,如今是军事要地,郑勋睿到那里去,也是难以发挥隐语切口更不在话下作用的,臣的建议,可以在陕西和山西两地之间做出选择。”

徐光启的话语说出来,就连皇上都愣了一下。

陕西和山西两地,流寇造反,已经是很不稳定的地方了,让年纪轻轻的郑勋一句不吭睿到这些地方去,那就真的是要承担很大压力的,稍微不注意,不仅仅是不能够建立功勋,反而会有生命危险。

但徐光启说的道理是成立的,既然郑勋睿是殿试状元,派遣到府出生入死都不怕州县去,那就需要实实在在的做出事情来,那样才能够有说服力,也是符合皇上的想法的,若是派遣到风平浪静的地方去,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建立起来什么功绩的。

“徐爱卿,依你之意,可以将郑勋睿派遣到什么地方去。”

徐光启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口了。

“臣以为,可以将郑勋睿派遣到陕西所属的延安府。”

徐光启的话语,仿佛是一颗炸弹,让众人都忍不住小声议论了,延安府是什么地方,那几乎是流寇的老窝了,流寇主要活动的地方,就是在西安府、延安府和庆阳府三个地方,而且也是从延安府攻入山西境内的。

让郑勋睿到延安府去,岂不是要直接面对流寇。

徐光启微微顿了一下,再次开口了。

“三边总督洪承畴大人正在陕西剿灭流寇,如此却没有想到的情况之下,郑勋睿到延安府之后,主要之职责就是稳住农户,只要能够稳住农户,流寇得不到支持,自然就难以为继。”
<渔爷要请br />“臣知道,这个任务是非常艰巨的,可郑勋睿既然主动要求到府州县去,那就要敢于承担重任,若是想着下去得到什么资历,还不如不去的好。”

乾清宫再次沉默。

半刻钟之后,闵洪学开口了。

“臣以为徐大人说一把将二人拉了进来的是有道理的,郑勋睿可以出任延安府知府。”

周延儒和温体仁也表态了。

皇上万万没有想到,商议的结局会是如此,让郑勋睿到延安府担任知府,好比是千金重担,这也显得过于残酷了一些,当然诸多内阁大臣是什么想法,暂时不用去计较,可若真的是让郑勋睿到延安府去担任知府,想要下这个决心是不容易的。

足足过了一刻钟,皇上才开口。

“诸位爱卿的建议很好,既然是内阁的意见,那就照此办理吧,明日宣郑勋睿到乾清宫,朕要亲自和他谈谈。”

众人离开乾清宫的时候,没有说话,很是沉默,这和以往的情况不一样。

走出了乾清宫,闵洪学对着温体仁开口了。

“大人,让郑勋睿贸然到延安府去,是不是有些突然了。”

温体仁微微点头,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的光芒。

“呵呵,郑勋睿果然是得到皇上的重视了,到延安府去,表面看是坏事情,其实是好事情,只要能够稍微稳定住局面,成绩自然就出来了,三五年的时间之后,说不定回到京城的时候,就是六部的尚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