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夜总会遇宋易熙
苏慕容冷哼一声,“这是我的公司,那些人只是来协助我的,而不是来接手的,你也要弄清这一点。毕竟不是我们请来的人,什么都依赖他们,那你们都可以滚了!”

小姜点头,“我知道了,我最近会处理这些情况的。”

“好了,现在把东西都发给我。”

这时她犹豫了一下,“最近的项目他们都解决掉了……”

她愣了一下,“全部?”

“嗯。”

啪——

她直接挂了电话,小姜拿着手机心里一阵惊悚,这时苏安然从外面进来,把那些数据抱进来,“刚才是我姐姐来电话了吧?”

她放下手机,点头,“你把这些东西都放到第二张办公桌上。”

苏安然放到那上面,转身问,“我今天要干嘛?能不能安排一点有实际意义的给我,每天都是修改数据查漏洞什么的,而重点是那些文件都是几年前的。”

小姜笑了一下,“你今年也刚好大学毕业吧?学什么专业的?”

提起这个,苏安然得意一笑,“我学金融外贸。”

“毕业成绩怎么样?”

“全校第三。”

小姜点点头,用一种过来人的眼光看着她,“像你们这种年轻大学生,每年来我们公司应聘的,都是这样,把自己成绩和名牌大学挂在嘴边。让他们去做点什么实际的事,弄到一半就转手走了。”

“我和他们可不一样。”苏安然冷哼一声,“他们都是腐朽之冰如将手撑了头才。”

“那你今天就去跑一个项目。”小姜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从桌上随便抽出一份文件丢给她。

苏安然接过后,看了几眼,就走出去了。

“等会。”小姜看她那么急,连忙叫住她,好歹也是苏总的妹妹,还是要照顾一点,“要是拿不下就回来,反正这些也不是很重要的案子,如果他们要求去什么娱乐场所的,你直接拒绝,那些男人都不安好心。”

“这些我都知道。”

苏安然头也没回的就出去,走出公司的时候大家都瞄了她几眼,对于这种光明正大的走后门的人,她们都有点看不惯。

她走到外面开始联系合同上的李先生,打了几次都在通话中,皱了皱眉,又打了几次,几分钟后他总算接了。

“你好,我是苏安公司的苏安然。关于你跟我们公司的这次合作,我想……”

李先生打断她的话,“你说那么多也没用,带上合同到不夜人间来,我们当面谈。”

说到最后他沉声笑了。

苏安然一愣,不夜人间不是夜总会?

“李总,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
你还不如周青的老公呢
啪——

他倒也干脆,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苏安然这出来还没过五分钟,就这么进去也太没面子,她拧了拧眉,看到外面那么多人,而且现在还早,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走到路边招了一辆的士,上车后对司机说,“去不夜人间。”

司机是个老四海向老头皱了皱眉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看到她穿的还算正经,而且从公司里面出来,忍不住劝道,“小姑娘,这不夜人间可不是什么安分的地方,你孤身一人进去怕也危险吧?”

苏安然看了他一眼,“你不送我下车了。”

说着就准备打开车门,司机连忙喊道,“别别别,我好心劝你还这样,我送你还不行?女孩子还是要自爱,你看你长得那么漂亮什么样的好男人遇不到?”

她皱了皱眉,偏头看向窗外。

司机说了一阵,见她没什么动静,也就识相的闭嘴了,到达目的地她下车,看到外面停了一排豪贵轿车,她略微紧张的往里面去,司机在后面看着她,嘀咕几句就开走了。

按照他给的房间号,她走进去后,被里面的烟味给呛到了,看到舞池里混乱的模样,皱了皱眉。

一名男公关走过来,看着她的打扮,不怀好意的笑道,“小姐,请问你需要帮助么?”

来娱乐城的男人无非就是两种,一买醉,而找女人,不可能来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喝茶谈人生,苏安然对这一方面看的也很透,所以她已经做好等会放弃合同的打算。

“我来这里找人。”感慨人生

“噢?”男公关脸上露出妖治的笑容,“找男朋友还是找老公?或者说……”

苏安然绕过他,冷着脸往前面走去,找到0823包厢,她站在门过了一会,才敲了敲门。

有一个中年大腹便便的男人过来开门,看到她眼前一亮,“没想到不夜人间还有这么正点的妞,过来让叔叔们几个看看。”

苏安然皱眉,“我是来谈生意的。”

这时里面有人传来一句,“老张,她是来找我谈生意的,可别吓到别人小姑娘了。”

在杭州的西湖畔那个油光满面的男人邪恶的笑了,“抱歉刚才失礼了,里面请。”

苏安然走进去,看到里面坐着四个和他一样臃肿恶心的男人,其中每个人身边还抱着一位身材火辣的坐台女。

她一身素裙黑发的模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一名男人站起来,冲她殷勤的笑道,“苏小姐,他们几个就爱开玩笑,别太在意降降火你过来我们好好看看合作的内容。”
此时
说着他把旁边挨在她身边的女人给推开,往那个空位置拍了一下。

苏安然没动,后面那个男人把她推到前面去,她大叫一声,“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但她的挣扎总归是无稽之谈,等把她硬塞到那个李总发现只剩我和石岜两个人了旁边时,后面那个男人才得意的笑道,“小姐,这谈生意就要有谈生意的样子,你站那么远我们怎么看是不是?”

苏安然想起来,李总却抱住她笑道,“苏小姐别着急嘛,那么害羞可是什么都谈不成的。”

“混蛋!你放开我!这个合同我不要了!”苏安然伸手想扇他,结果既没打仗又没流血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把肥腻腻的大脸凑过来,“反应那么大干什么?我又没做什么是不是?”
苏安然听到旁边有起哄的声音,还有几个女人窃窃私语低声嘲笑的声音,她拧紧眉头,抬起膝盖用力顶向他重要部位,他吃痛一声马上松开她。
苏安然趁机就跑出去,还没走几步就被人扯住头发往后揪,有几个男人路过,她低着头没看清模样只能大喊道,“先生救命!里面那些人想非礼我!”

那几个人对她熟视无终是站着没动睹,眼看自己又要被拽入狼窝,她不敢不敢的大喊。

其中一个男人停住脚步,旁边的几个男人见了,调侃道,“想不到宋总好这一口?”

宋易熙走过来,看到她狼狈的样子,抬头对里面那几个男人冷声道,“放开她。”

李总从里面走出来,不屑的看了他几眼,“你小子是什么角色?老子一个市长明天就能让你在这无法立足信不信?”

“宋易熙。”

他冷哼一声,所谓的李市长马上就没声了。

宋易熙管理的苏耐尔集团,这几年的飞速发展也成功挤入A市十大企业排名里面,其中第一的D.E集团莫释北为人高调冷酷,很多人都巴结不来。

而苏耐尔排名第五,不上不小的位置也让很多人想和他扯上关系。

里面有人出来,看到李总呆愣的样子,不解的问,“李总,怎么了?那小妮子呢?”

李总瞪了他一眼,冲宋易熙赔笑道,“对不起……不知道这是你的而且面面俱到女人,我们就和她闹着玩一下……没别的恶意。”

官员对于这种有钱人都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能扯上关系就扯上关系。

在社会上,你有了钱什么还办不到?

苏安然低着头整理了一下被他们扯乱的衣服,头发散乱的就往外套,宋易熙扯住她的手腕,鼓励人杀狗吃狗笑道,“你不该谢谢我。”

苏安然觉得他抓着自己手的地方就像无数只毛毛虫在不停的爬来爬去,她感到恶心,她回眸,压住自己内心反感的情绪吼道,“谢谢。”

然后看到他有些发愣,猛的一甩就往外面跑。

宋易熙看到她匆忙的背影,眼眸沉了沉,她怀着孕,还来这种地方。

他刚才周围那几个男人凑上来,“没想本胖子一向看不惯那些“端起碗来吃肉到宋总也有被女人甩的那一天。”<我老婆剪发去了br />
“刚才那个女人不就是上次和你打官司的那个?”其中一个眼尖的男人说,“她不是苏慕容的妹妹,按理说也不会到这种地方。”

“闭嘴。”

宋易熙低斥一声直到你死了我也不会离开你往前面走去。

苏安然跑出来的时候,心脏跳的厉害,她走到路边靠草丛处蹲下,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就胆战心惊。

怎么又见到他了?

她抬起手想理一下头发,目光看到刚才宋易熙握过的那只手腕,反胃的感觉来了,她站起来忍不住呕吐,吐了半天什么都没吐出来,放倒弄的她难受的不得了,眼泪都出来了。

好恶心,她现在想把这手切了。

跑到路边招了一辆的士,坐进去不停的搓手,“去苏安公司。”

司机看了她一眼,就开车。

过了几分钟,她手腕都被搓红了,她才瘫软在车椅上,按打完你就有劲儿了了按难受的胃,她对司机喊道,“有垃圾袋没有?”

“你后面有。”

她连忙从后面扯出一个黑色的垃圾袋,扯开后就忍不住吐出来。

司机看她反应蛮大,忍不住皱眉说,“你等会把垃圾带走啊。”

苏安然没说话。

司机见她没反应,忍不住小声嘀咕几句,“年纪轻轻的就把老贾坐在雁江楼的“洪福”包间里有滋有味地喝着茶水自己糟蹋成这副模样。”

她皱了皱眉,还是没说话。

车子到站后,她拿着垃圾袋下车,给他付钱的时候司机有鄙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她当场就恼火的吼道,“你神经病是不是?搜去什么地方要你管我?一个司机而已还当自己是是什么主席总统?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