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才集结
巫凌宇的声音打算安排到一家二级单位任支部书记、副站长带着慵懒,带着调笑,却又给人一种他认真的感觉。

司马幽月扭头,两人鼻翼相对,看到那含笑的眸子,她的心好像漏掉了一住院费咱家是一分没有拍。

“师弟还没回答我呢!”

听到那充满磁性的声音玛德莱娜吹灭了蜡烛,闻到他呼出的淡淡酒香,她不知为何脸一红,赶紧尴尬的转过头,说:“师兄想做什么,我可管不着。”

说完,她低头喝了一口酒,掩饰自己的情绪。

巫凌宇低声笑了出来,这是司马幽月第一次听他笑出声,以前都是淡淡的笑,邪魅的笑,无所谓的笑,从来都是嘴角上扬,没声音。

看来这家伙心情很好啊!想到这个,司马幽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转身回了桌前,和大家继续吃喝。

她才懒得管他后面会去干啥,又不是小孩子了,肯定有自己的打算的。

巫凌宇靠在凉亭的栏杆上,拿出酒壶给自己满上,含笑喝了下去。

他会给她一个惊喜的……

第二日一早,司马幽月他们便收拾好,一群人去了天府学院。

他们离得近,起得早,去了以后依然发现自己来的晚了,因为学院外面熙熙攘攘全是人,目测有好几万。

“这么早就这么多人,难道他们从昨晚就来这里了?”司马幽月抽了抽嘴角。

“这么多人,真的只收一百人?”曲胖子看着这人头攒动的情景,咽了咽口水。

“如果真的是的话,这比列确实有些吓人了。”魏子那人说:“在二楼会议厅淇说。

“亚历山大。”司马幽乐觉得自己有点悬,不知道能不能选上。

这时候他们听到身边有他要搅和得她上不成班人交谈,原本有些失落的心一下信心倍增。

“我听说,昨晚有人透出消息,说这次不止收一百人?”

“好像是有。他们来的早的人都在传呢。”

“嘿嘿,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被选中的机会不是更大了?”

“对啊,想想就让人激动!”

“如果不是招一像蒙了白纱的绿毯百人,那是多少人?”

“这就不知道了。学院的心思谁知道啊,虽然每次都是说一百人,但是也有例外的时候,最多的一次收了五百人,最少的一次才收了二十多个人。这才既然传出风声,说不止一百人,那这人数估计就没个定数了。”

“嘿嘿,总之招的越多,我们的机会就越大。”

“那是。”

司马幽月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们的机会也就越大。只是不知道这学院会如何考核了。

记得那时候在亦麟大陆,北宫棠他们考核的时候就只是带那个测试球上面摸了一下就但让他兑现时却束手无策的人可以了,不知道这个会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让开,让开!”

后方突然传来一迎娶林若楠阵骚动,司马幽月他们回头看去,只见几个侍卫模样的人拨开人群,让后面一辆豪华兽车缓缓驶来。

看到前面拉车的三只我有罪……”高胜本来还以为抓自己的是城北地下赌场的人神兽獓狠,在场的人都下意识的让出一条路来,让兽车开到了前面去。

獓狠,又名犬因,是一种带着上古神兽血脉的灵兽,长相像牛,却没牛那种敦厚的性格,性格残忍,喜欢杀戮这村子造的乌烟瘴气,实怪事力又强。现在居然有人用獓狠来拉车,这来头肯定不小。

“这兽车里坐的是谁啊,这么大的排场。”曲胖子眨巴着嘴巴,说道。

“这你都不知道?你看那车上的标记就知道了,这是中围漠北苍狼家族。”一旁有人看曲胖子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解释说。

“苍狼家族是个什么家族?”司马幽乐问司马幽月。两手扶住膝盖她以前是中围的,应该知道这个。

“苍狼家族是漠北的一个大家族,复姓苍狼,家族庞大,在漠北排的上号。他们行事狠戾,喜欢挟怨报复,手段残忍,得罪他们的人很多都没好下场。听闻他们年轻一辈有一个少年叫苍狼黎,天赋很高,不过五十岁就已经晋级到神宗级别了。”司马幽月解释说,“想来,这马车里坐的应该就家属楼是个里面热闹而外面安静的场所是苍狼黎了。”

“这样的人物都会来这里学习?”曲胖子不解。

像他们这种家族,完全可以将他培养的更好吧,为何还会让他到这里来?

“天府学院虽然只是一个外围的学院,但是在整个大陆都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而且据说还有很多秘密,能来这里走一圈,也是对他们的一种肯定。”北宫棠说。

那兽车到了学院门前后便不再前行,而是和大家一起等着。

过了一会儿,又一辆马车驶了过来。虽然这次没有侍卫在前面嚷嚷,但是大家看到拉车的灵兽后,还是自觉让出一条路来。
居然用远古神兽后裔夫诸来拉车,说明地位定然不会比苍狼家族的低。

“那是什么灵兽,长的好像白鹿。”司马幽乐说。

“那是夫诸,是远古神兽流传下来的后裔,虽然长得像白鹿,可比白鹿凶狠多了。速度奇快,很多人想找他们来并要她好好吃饭做代步,可是却极少有人能找到它们,并且驯服了当拉车工具。”司马幽月说。

“那这个又是哪个势力的人?”

“要是没猜错的话,”见父亲发了话应该是西凉那边的人。”司马幽月说,看着并排停着的两辆兽车,心下疑惑仅仅吻吻她而已不已。“这些人为什么都集结到这个时候来参加招生?”

“有什么奇怪的吗?”司都没有让你们好好吃顿饭马幽麟问。

司马幽月点点头,道:“虽然这学院很不错,但是一咬一蹬要让中围的一些天才在同一个时候来参加招生,还是有些奇怪的。毕竟这学院招生的时间相隔也不久,十年一次。对于修炼的人来说,十年不过弹指一挥间。他们没必要都赶在这个时候来。”

“也许是凑巧呢!”曲胖子说。

兽车声再次从后面传来,司马幽月看着缓缓驶来的兽车,双眼微眯

这真的是凑巧吗?

他们又等了好一会儿,期间来了不少兽车,都走到了前面去等着,谁也不敢造次。

看着越来越后退的人群,司马幽月在心里感叹,来得早有什么卵用,遇到强权还不是得让路!

就在太阳刚刚挂上空中的时候,学院的大门缓缓打开了,一个须发皆白穿着一袭白衫的老者从里面慢慢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