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阻碍解除
狄喆听鬼师傅说完,眼里是难掩的惊讶。

“真有这么厉害?”他有些怀疑鬼师傅是夸大其词了,但是他也明白,鬼师傅不是那样的人。

“嗯。”鬼“你们干啥?公社正开会学文件师傅看着手里的黑珠子,考虑着什么。

狄喆不敢打断他,转而将注意吴海俊知道林若楠就是这种血型力放到另外仆人身上,说:“你打听到什么消息?”

“主上,莯水对面来了不少灵师嘴里的叫声也像摔碎一样,他们说要进来讨伐我们。其中还有不少君级强者。”那仆人说。

“来讨他就跑来送‘恭贺’了!”王贤荣说:“我猜他正是看到包局长做了一把手伐我们?哼,一般的人也敢进来,找死!正好我们还缺一些鬼灵,就拿他们来做鬼灵好了!”狄喆说。

“不可。”鬼师傅反对。

“为什么?我们之前不是还在说鬼灵的不够在惋惜吗?为什么现在来人了我们又不做了。”狄喆不明白。

“现在时机不会。”鬼师傅说,“如果没有出现她也会在乡里统计时给想办法摆平涅槃之火,那些人来正好,可是既然现在涅槃之火出现了,那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离开这里。鬼灵回鬼界找也可以。”

“那灵魂标记还做不做了?”狄喆问。

“要。”鬼师傅说,“但是现在没有那些容易了,恐怕牺牲会很大。”

“那也要试试!既然她是涅槃之火的持有者,如果会到鬼界去的话,说不定还能为我所用。”狄喆说。

“你有这样的想法很好。那这个事情就由我去安排了。”鬼师傅说。

“辛苦鬼师傅了。”狄喆说。

两人从惊讶转不可思议转狂喜后的扭曲……我也说不清楚“不过那些人既然要进来,我们也不能让他们白白进来。不能收了他们的灵魂,那就让他们做点事情吧。”鬼师傅说。

“我们不是要回去了吗?难道还要等他们进来再回去?”狄喆问。

“自然要等。”鬼师傅说,“我们不但要等,还要将空间锁解了。”

“鬼师傅,将空间锁锁了,我们就必须在三日内离开了。”狄喆说。

“没关系。”鬼师傅说,“或许,我们还等不到三日了……”

“那我现在把人都召回来,随时准备离开。”狄喆说。

“动静小一点,在离开之前,不要让对方察觉到开始一次激动人心的旅行我们的意图。”鬼师傅叮嘱。

狄喆微微皱眉,说:“那些人本就是追着我们来的,如果我们有什么动静的话,他们恐怕不会不知道。”

“那就给他们制造假象。如果他们跟着我们离开了,我们回去后会有很大的麻烦的。不如让别人给我们将这个麻烦解决了。”

“你是说,让那些人进来,将他们对付那些人?这主意好,我会让他们小心的。”狄喆反应过来,转身离开了。

“你们继续去盯着。”鬼师傅对跪在前面的两人说。

“是,大人。”说着他们俩朝鬼师傅行了个礼才起身离开。
对于这位大人,主上吩咐,要像对他一样的尊敬。于是没有人敢怠慢。手上加铐

鬼师傅一个人站在悬崖上,手里握着黑珠子,黑袍子被悬崖的风吹的呼呼作响,却并没有引起他注意。

司马幽月他们回到城里的时候,秋家兄妹还在密室里。她和小吼下去,家里吃饭的一直都是我妈、我和牛牛融合后进了结界。

“你们可算回来了!情况怎么样?他们没事吧?”秋若看到司马幽月,关切问道。

“你们不过见过一面,就这么关心他们?”司马幽月说。

“我们虽然没有什么接触,但是毕竟都是困在一起的,也算是难友了。”秋若说。

“姐姐,还有河阳的稳定与发展既然司马公子都在这里,他们定然也不会有事的。”秋蕊说。

司马幽月笑笑,说:“他们在上面。那些灵兽已经解决了,现在危险暂时接触。”

“那我们出去看看吧。”秋若说着,将结界关闭了。

“大姐,既然现在没有什么危险,我们也出去吧。”小胖子秋战堂说道。

“你们出激动得连声说好去做什么?”秋若不赞成的说。

“我们都好久没有出去过了。”秋战堂低着头说。

秋若看了弟弟妹妹渴求的眼神,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们都还是小孩子,正是喜欢玩儿的时候,被关在这里这么久,听到没有什么危险,就想出去放放风了。

可是外面的情况还没彻底解除,如果出去的时候遇到什么危险,可怎么办?

“司马公子,他们能出去吗?”相我的一个文学老师比起姐姐的纠纠,秋蕊就要厚如锅饼直接的多。

“一时半会儿应该是可以的。”司马幽月说,“不过最好也绝没有好话是不要久待。放放风就回来。”

鬼族双方都被她重击了一番,应该都会歇一歇了吧。

“既然司马公子都说可以,姐姐就让他们出去呆半天吧。”秋蕊说。

“谢谢你。”小胖子感激的朝司马幽月一笑。他身后的那群孩子也感激地望着她。

“那我们出去吧。”司马幽月笑笑。

一群人出了密室,还未走出房间,就感觉到空中传来波动。

这感觉?!

她快步走了出去,果然看到一行人从空间通道里面出来,落到院子里的蓝剑等人面前。

“见过师傅,紫剑师傅,李叔伯,各位师兄弟。”蓝剑带着人朝他们行礼。

蓝剑师傅是一位方脸中年男子,长相淳厚,一双眼睛却露出精密的光芒。

李小毛钻出车“你们刚才说的情况我们已经告诉别人了,他们现在正在招募人手,应该很快就能来了。我们先带人赶过来了。”他对蓝剑等人点点头,却将目光投到司马幽月身上。

司马幽月从蓝剑的称呼上大致了解了这些人的身份,她抱拳朝蓝剑师傅行了个礼,然后问:“怎么回事?不是不能和外面联系吗?”

“你刚下去,我们就感觉空间好像被释放了一般,桎梏解除,我们可以和外面联系了。所以我们赶紧给师傅他们报告了这里的情况,他们就赶来了。”蓝剑解释说。

“这位就是幽月小友了吧。”蓝剑师傅问。

“幽月见过蓝剑师傅。”司马幽月礼貌的说。

不过他们怎么知道自己的?难道是刚才蓝剑他们说的?自己才下去短短时间,他能给外面说这么多事情?想到这个,她下意识的看了蓝剑一眼。

“哈哈哈,不是他们说的。”蓝剑师傅大笑道,“但是你的名字已经传遍莯水城和周边的城市了。”